全球财经网 > 商业 > 浏览文章

震惊!私募正规军里出现了两名"叛徒"

金融界 / 作者:未知 / 2018-7-12 10:32:220

“连备案私募也会跑路?”近日,一位原本打算购买私募基金的投资人向药师感叹道:“真的不知道还能投什么了。”

  就在千股齐喑的6月,私募正规军里出现了"叛徒"。

  他们以令人不齿的跑路方式,将投资者的重托弃置于不顾,任鸡毛漫天、哀声连连。

  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否会波及更多家私募?顺着血淋淋的现实,药师深入私募一线,一探究竟。

  01

  跑路者为谁?

  每一家跑路的备案私募背后,都牵扯着具体的上市公司

  6月末,受大连电瓷(002606.SZ)股价操纵案影响,“阜兴系”旗下的意隆财富深陷债务危机,人去楼空之后,实控人朱一栋同时失联。

  而就在日前,深陷兑付危机的中精国投,其背后的实控人外滩控股也是人影难觅。作为上市公司雷科防务(002413.SZ)的第二大股东,根据媒体的报道,外滩控股曾爆出股权质押风险。

  与近期爆发的理财平台跑路事件有所不同的是,意隆财富和中精国投均是在中基协备案在册的私募机构

  梳理两家跑路私募的资料后,可以发现,这两家私募在中基协登记的类别,均为“其他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

  作为圈外人士的你,恐怕对于“其他类”私募知之甚少。

  按照中基协此前的分类,私募基金管理人的机构类型分为三种: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其他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

  其他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类私募基金”,主要是指投资除证券及其衍生品和股权以外的其他领域的基金。

  而自去年10月起,中基协已暂停了其他类私募基金管理人的登记申请。

  “不久前,老牌国际资产管理公司路博迈的登记成功,是因为拿到了QDLP(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资质,并不在受限范围内。”一家从事私募基金登记备案中介工作的机构工作人员表示。

  这样看来,“其他类”私募牌照的稀缺性,已不言自明。

  不仅如此,“能成功备案‘其他类’私募的来头都不小,多数均有国资背景。”一位圈内人士道出了实情。

  顺着上述圈内人士的思路,药师查询了去年登记大门关闭前两个月的公司背景。

  根据中基协数据显示,去年8、9月份一共新增了13家其他类私募管理人备案。

  去年8月份一共4家,分别是深圳市招商平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东家铂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嘉兴沣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宁波畅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招商平安的股东背景自不必说;上海东家铂睿资产其背后是京东金融控股,也就是刘强东和奶茶妹妹的公司;嘉兴沣浚的股东背景中,主要由长城人寿、农银人寿、吉祥人寿等一堆险资构成,险资占了半边天;只有宁波畅捷是自然人股东。

  去年9月份一共9家,上海谨睿、贺天(上海)资产、国融鼎辉、马钢(杭州)投资、郑州航空港云港基金、浙江披祥、深圳光大等7家均是国资背景。

  不过需要特别指出的而是,此次跑路的两家“其他类”私募,则完全没有国资背景,跑起路来可谓毫无顾忌。

  02

  资金最终投向成迷

  “跑路”二字,似乎已经成为了投资者今年听到最多的词汇。

  可能有人会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备案的私募也会跑路?

  按照圈内人士的说法:“私募基金登记备案证明、证书和相关公示信息权仅表明该私募基金管理人已履行相关登记备案手续,不构成对私募基金管理人投资能力、持续合规定情况的认可,不作为基金财产安全的保证。如果有私募把在协会备案的资格当做自己的一种信用保证,其背后的用意可想而知。”

  或许你会说,还有托管机构作保障呢?

  对于这点,某法律界人士给出了这样的看法:“对私募产品来说,托管银行只对资金投向进行监管,托管账户资金划款必须投向合同约定的投资范围,从‘中精国投’的情况看,托管行只能确保中精国投的资金确实投向约定保理公司,不可能再向下穿透,而保理公司才是问题关键。”

  这也就预示着资金的最终去向,恐怕才是揭开“中精国投”兑付危机谜团的核心所在。

  根据媒体的报道,此次兑付危机或与外滩控股系去年的一桩上市公司、雷科防务股权收购有关。

  对此,雷科防务也在第一时间给予了回应。

  至于资金究竟投向了哪里?没有人能说清楚,恐怕只有查到了资金的去向,才能解开谜团。

  当然,对于踩雷的投资者而言,能够躲过这一劫的,无疑是幸运儿。

  药师所在的一个维权群里,似乎有人早已洞悉了这一切。

  根据群友的一段聊天截图,去年2月,某投资人在群里咨询过该公司的项目,其中一位投资经验较为丰富的群友,给出了自己的看法,让该投资人避免了损失。

  资金去向成谜的问题,也同样发生在了“阜兴系”的身上。

  根据媒体报道,投资者陈先生手中握有一份与“阜兴系”旗下另一跑路公司——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苏州漕湖酒店私募基金一期》合同,其为该项目投资200余万元。

  按照陈先生的描述,当初项目剪彩仪式时,其特意前往苏州实地考察,然而一年多过去,等他再次查看时,该项目仍然是荒地,没有如期建设酒店,其怀疑投资人的款项并未投进项目中,而是被阜兴集团挪作他用。

  03

  会否引发跑路潮?

  尽管“其他类”私募的跑路节奏,尚不能与P2P平台相“媲美”,但这也足以让我们引起重视。

  即便是国资背景的平台也并非绝对安全,国资参股的具体形式,包括股份占比、股东结构以及股东背景情况等才是更重要的因素。

  至于“其他类”私募跑路事件,是否会殃及私募证券类或私募股权、创业类基金的问题,药师也和业内人深入聊了聊。

  一位匿名人士表示:“其他类私募基金开展的部分通道类业务,其性质与影子银行类似,有些投向并不符合现有的监管政策,这与现有私募证券类或私募股权、创业类基金的投向,有着明显的区别,不会殃及池鱼。”

  “但不排除‘其他类’私募,会形成一波阶段性的跑路潮,类似近一段时期的P2P平台。”他进一步提醒道。


1.全球财经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全球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全球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全球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全球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 暂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 2015-2018 qqcj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全球财经网 版权所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