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经网 > 金融 > 浏览文章

对话向上金服袁成龙:金融是一场马拉松,耐力比爆发力更重要

一点财经 / 作者:未知 / 2018-8-29 16:40:150

1.png

2018年6月13日,余额宝迎来了五周岁生日,静悄悄的。


从横空出世到高速发展,再到戴上紧箍咒,最后向金融机构开放,余额宝的每一步都是金融创新演进的缩影。


余额宝的五年,也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发扬光大的五年。


与余额宝五周年的静悄悄相比,互金行业正在经历一场多年来罕见的大洗礼。行业爆雷频频,流动性危机显现,无论是兴风作浪的大鳄,还是惯走暗道的妖怪,都在聚光灯下一一现形。“正道捐弃,而邪事日长”,这种乱局已很难再继续。


同样的五年,向上金服是见证者,更是参与者。


“因时而生、因市而兴,因势而变”。向上金服(下简称“向上”)诞生于互联网金融元年,并搭上了快速成长发展的列车。截至目前,平台注册用户数突破720万,累计成交金额已超过480亿元。


金融业务离钱最近,最容易挣钱,但诱惑也最大。“从事这个行业,急功近利、自控力差,都是大忌。”向上金服CEO袁成龙坦言,在这个行业里,耐力比爆发更重要,质量比数量更重要。


他极其不认同所谓的一将功成万骨枯,踩在别人枯骨上去成就自己的霸业。从路径上看,他更奉行走一条坦坦荡荡、清清楚楚的大道,走“非正道莫行”之道。


他说,“我已经做好了跑马拉松,打持久战的准备。”

3.webp.jpg

01 | 路遥知马力,时间创造价值


一点财经:五年,对于一个企业来说,你觉得是一个什么阶段?


袁成龙:其实很多公司都活不过5年。5年的节点,就像成人礼一样,上天总会给你一些调皮的考验,要么出众,要么出局,给你留下深刻的烙印。


向上的5周年,我们迎来了整个行业前所未有的大洗礼。这场洗礼是整个网贷行业的一个大拐点,更是一场涅槃。幸运的是,我们活下来了。


一点财经:怎样总结向上这五年?


袁成龙:不求快而求稳,不求大而求强。我们一直是这样一种态度,也是公司一直以来的基因和特点吧。


一点财经:一直以来,向上在各方面并不算太冒尖,没有说在某一方面引领着行业,而更倾向于做一个跟随者?


袁成龙:我们从来没有说自己要去做引领者,或者是做跟随者,但有一点,我们在风险发展中一直在寻求一些平衡。


可能在外界看来,你在发展上不是第一的,你业务规模上不是第一的,你在业务的广度上也不是第一的。但对于我们而言,至少我们在体能上、在体力上、在耐力上是靠前的,而这种体能和耐力需要时间去检验。


一点财经:为什么不拼规模和广度,要拼耐力?


袁成龙:因为金融这个行业跟其他传统的行业区别是非常之大,最典型的特点是什么呢?它是有长期的尾部效应的。我们买东西,一买一卖,买卖结束的那一刻,我们的关系就结束了。你的风险和收益,买到假货还是没有买到假货,你的损失可能都已经很明确了。


但是金融这个业务恰恰相反,当我们促成一笔交易时,你跟我的关系才刚刚开始。我真正给予你的服务在后面,可能两三年,甚至十年。所以说我们看一家普通公司,通常是看达成交易前面那一段,或者是达成交易那一刻,但是对于像P2P这样的公司,实际上是要看它后面。


一点财经:也就是说,耐力要比爆发力更重要?


袁成龙:就这个行业来说,答案是肯定的。就像跑马拉松一样,能够真正在42公里夺得第一名的,一定不是前半段跑第一的。前一段跑第一的,最后基本上都不知道落后多少,因为没有注重保持自己的体能。


金融领域创业本来就是一场马拉松,我不想在起点透支自己的体力,而应该做好长远的规划和打算。在过去五年里,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行业的好多同行早就掉队了。


一点财经:那向上现在的一个发展状态如你预期吗?


袁成龙:和想象中的会有差距。


一点财经:想象中应该是怎样的?


袁成龙:不论是行业环境,还是企业发展状态,肯定比当下要好。


一点财经:“向上是头部平台、第一梯队”,你怎么认为。


袁成龙:从综合能力看,向上早已跻身行业第一梯队。


一点财经:有什么样的参考维度?


袁成龙:这个行业在经历了一波一波的洗牌,最后剩下来的不是头部也是头部。


其实很多方面,你很难量化。不管是你的业务规模也好,你的发展速度也好,你的品牌也好,知名度也好,口碑也好,还有你的耐力也好,还有你风控的这种手段也好等等,还是会有很多参考的维度。


02 | 袁成龙气质,向上的基因


一点财经:“求稳健、看长远”,平台的特质跟创始人的气质有非常大关系吧


袁成龙:可能跟性格是有关系,但更重要的可能还是跟我对于金融的理解有关系。对于跟钱相关的、跟金融相关的业务,就是要慢工出细活儿。


一点财经: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吗?


袁成龙:我不能算是个有野心的人,但是我觉得应该还算是有一点点追求和梦想的人,野心谈不上。


一点财经:作为CEO,你对自己的角色如何定位?


袁成龙:马云说过的一句话,我挺认同的。一个真正卓越的领导,一定不是那种叫个人英雄主义的。哪种是个人英雄呢?一个企业出了危机之后,力挽狂澜,泰山崩于前而不变,拯救企业于水火,这就是个人英雄主义。而一个真正卓越和优秀的领导者,他应该在太平盛世时,就尽力避免这种危机的发生。


这也就意味着,在行业处于繁荣或爆发期时,他已经预先想到了风险,不盲目跟风。


一点财经:你做到了吗?


袁成龙:我不能说做到,但是一直以来有这种思考,尽量让风险离我们更远一些,而不是急功冒进,这可能是向上五年来做决策的时候依据的一个基本出发点。


所以刚才也提到了,我们的业务规模发展不是最快的,推广也不是最多的,利率也不是最高的,活期我们也没有。向上不在这每一个衡量指标里做到极限,这就是不急功冒进。


一点财经:各方面都不错,但不做最冒尖的


袁成龙:对,这可能是我们一直在风险和发展、在业务规模扩张之后的平衡,因为我认为只有综合素质过硬,才能跑赢马拉松。这也是我五年来对行业的感受。这五年,这个行业经过了一波又一波新生与死亡、鼓励与监管,我看到太多知名平台就这样倒下去了。你会发现爆发力在这个行业里面,它不仅没有那么重要,有时候反而会伤害到自己。


03 | 决策“快与慢”


一点财经:你的高层说,你做决策很慢


袁成龙:有一本书是叫《思考快与慢》,做一个决定,如果说你只是把它作为一个选择题,它很容易。但是很多时候对于一家企业的运作来说,它不是一个关于选A或选B的选择题,它是一个如何同时满足A和B的问答题。


一点财经:所以当一个决策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实际上是在评估,这两个决定到底是不是背离的?能不能共存?


袁成龙: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当我要获取更多客户的时候,就要投入更多的成本。那投入更多的成本和获取更多的客户,这两个是不是选择关系?能不能投入较低的成本就能获取更多的客户?所以它不是一个选择题,而是一个问答题。它是在问你,你要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达到双赢,所以它不是很快能做好决定的。如果只是让你做一个选择题,那CEO的难度和价值到底在哪里?


一点财经:决策慢有没有让你觉得有遗憾,或者是错过了一些事情?


袁成龙:这个行业你错过不了,真正正确的东西你有机会、有时间去做,错误的东西你做得再早也没有用,还是那个意思,这个行业的壁垒没有那么强,这是第一。


第二,客户不会因为在你这儿投了之后,就不去其他的地方投了,无非是考量平台是否有更多的安全保障或者更好的收益前景。所以这个行业来说的话,没有典型的一家独大和先做就能够奠定绝对优势的明显特征。


当然你要说这些业务有没有时间窗口,它确实有时间窗口,但是从长远来看的话,你真的是想做那一两年的业务吗?那是挣快钱的事情。我们看到好多,比如说现金贷,好多公司一时风头无两,但最后不是也不让干了吗?过去所挣的钱不都要吐出去吗?


一点财经:慢一点,最后反而快了


袁成龙:对。


一点财经:管理上有没有遇到一些挑战?


袁成龙:我觉得人与人之间的想法或许有天然之别,越有能力的人越是有自己独立的想法,这种独立的想法不一定对,也不一定实用,如何在这个过程中形成合力,我觉得是比较大的挑战。


我的性格也是偏内向的,不喜欢频繁去沟通,这种性格在整个管理过程中是比较麻烦的,我觉得这一点是基于我自己性格上的挑战。


04 | “爆雷潮”下的思考


一点财经:如何评价这一轮爆雷潮的影响?


袁成龙:那得分长短期了,得分对谁了。短期来说,肯定是负面影响极大的,对于投资人和公司平台的影响也是很大的。


但长期来说,它是对于整个行业是极大的风险教育。而且在这个教育过程中,大家会逐步地意识到,平台的本质就是信息中介,而不是新金融中介机构。金融机构又完全不同于一般公司的监管体系,我们是没有那么审慎的监管体系的。


第二,给出借人也上了很重要的一课。所有在P2P平台上的出借,是一种借贷行为,不是投资行为,不是买了理财产品,更不是做了一个短期存款,其实在过去很长时间,很多出借人对这个问题是有很大误解的。


一点财经:你的一位同行说,他预测未来互金平台可能就剩几十家


袁成龙:我不知道到底剩几十家,还是几百家,但是大量平台会从这个行业撤出去,这是一个必然现象。


一点财经:你会觉得他过于乐观,还是多于悲观?


袁成龙:我判断不了。


一点财经:金融行业并非一个赢家通吃市场?


袁成龙:赢家通吃的市场一定是具有很强的网络效应的市场,像很多互联网的行业,看起来都是赢家通吃。


一点财经:就像打车、共享单车领域,争当第一,不做第二。


袁成龙:因为它具有很强的替代效应,而且体验各方面差别不太大,但是跟金融相关的行业恰恰相反,因为大家都知道金融是一个有风险的,所以对于客户来说风险是要分散的,你只有一家肯定不行。


一点财经:也就是说未来互金行业百花齐放,而非一家独大


袁成龙:所有的金融都是这样的,不管是银行也好、证券也好、保险也好,还是信托或基金公司也好,没有哪个金融行业是一家独大的。你做的是全国性的,我做的是区域性的,你偏重于公司业务,我偏重于民生业务,我们基本上会提供相应的服务,但我们可能在某些方面有区别。每个公司都在各自的领域做的比较成功,这就是金融行业跟其他行业有区别的地方。


一点财经:身处这个行业的人普遍都很焦虑。不少公司CEO说,今年是最困难的时刻,向上呢?


袁成龙:压力肯定是有的,但是它不是一家公司的压力,是整个行业的压力。这种行业的压力不是任何一家公司所能阻挡的,它就像浪潮一样,潮起潮落,你控制不了。你只能牢牢抓紧那根绳,潮落的时候别把你带到海里去,潮涨的时候别把你拍到岸上去,仅此而已。但是有一点,潮总会涨,也总会退,它就是一个时间问题。


我们要做的就是,潮落的时候你别在岸上被干死了,潮涨的时候,你不要被水给冲走了,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考验耐力的时间到了”。


一点财经:你觉得向上能坚持到那一刻呢?


袁成龙:没有理由坚持不到那一刻。


一点财经:有没有考虑过把公司卖掉?


袁成龙:现在肯定是不会考虑这个事情的。


一点财经:向上目前增资到1个亿,在行业里边也比较少见。


袁成龙:对,一个亿,我们是有计划的。


一点财经:除了增资之外,向上还做了什么样的动作?


袁成龙:还没有,向上那一个亿的增资是今年年初增的,那个增资其实在这个雷潮没有的时候就增了。


一点财经:没有预见到现在的雷潮期,提前把该做的做好


袁成龙:对,该增的时候就增了。


05 | 创新有底线,监管有包容


一点财经:外界反映,当下监管的态度有一种“监而不管,围而不剿”的状态,意图是什么?


袁成龙:它需要时间,让市场先优胜劣汰。


一点财经:下一步会往哪儿走?


袁成龙:已经很明确了,今年到年底企业自查,企业会排查,然后到明年上半年,符合基本条件的,做好信息接入,路径已经很清晰了。


一点财经:你怎么看待P2P平台投资风险?


袁成龙:有一些确实不是干P2P业务的,因为大家会发现P2P这个形式融资很容易,融个十亿、二十亿、几十亿的,那钱真是来得太快了。


一点财经:最初的时候确实太不正常了


袁成龙:对,没有向银行存款,钱随便动,这是第一。第二要注意流动性风险,绝大部分的借贷期限还是挺长的,大部分是两年、三年分期。所以你要出借两个月、三个月,你最后收回出借款的方式,就是把你的债权转出去。市场环境好的时候,转的很快,市场环境不好的时候,转的就很慢。总之,别把它当成存款一样规划自己的资金。别想着那一天我要用钱,我刚好那一天到,然后发现钱转不出去,钱接不上了,这个是要想清楚的。


第三点,长期而言,P2P它一定是一个有风险的业务。不管是第三方的保险或担保之类的,总是不想让你亏损的。行业趋势是这个样子的,风险要化解,就必须要分散开来,不能让整个平台去承担,这刚好也是监管明确的要求,但是现在大家还不太清楚怎么去做。


一点财经:是,关于P2P的经营风险你怎么看?


袁成龙:其实P2P现在最大的经营风险就是不恰当地承担了出借人自己该承担的风险,这种风险为什么大家不恰当地去承担呢?就是因为长期的竞争压力,客户会用脚投票,流向风险担保的平台,这叫劣币驱逐良币。


一点财经:在你看来,P2P平台在金融中应该承载的一个定位是什么?


袁成龙:小微普惠金融的补充,大宗理财之外的补充,另外一种财富增值的选择,这就是P2P平台的定位。而且归根结底,它对于出借人来说是一项风险业务。


一点财经:向上的资产端有个人信用贷、车抵贷,为什么选择做这种类型的资产?


袁成龙:因为它足够小额,足够分散,不受明显行业的周期性变化,所以它会让整个风险属性更加平顺,不至于大起大落。


一点财经:我们也看到这轮爆雷潮中几乎都是资产端出的问题,在保障资产端安全上,向上是怎么做的?


袁成龙:我们还好,因为我们一直在防备。这得益于我们对于资产业务的选择上面,它没有那么强周期性的,没有那么强的行业属性。


举个简单的例子,你要说大企业,企业去年、前年活的还不错,今年就会很艰难,你这个平台就很难干。你要做某个行业,比如你做贸易相关的行业,今年中美贸易战一打,恐怕你就完了。那大家日子很好过的时候,我们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你日子很难过的时候,我们也还是那样,早就习惯了。


一点财经:关于风控,向上提倡和打造的"线上+线下"全方位风险控制体系,“线上”和“线下”各自承担怎样的功能?


袁成龙:线上加线下的风控体系。


一点财经:对,你们这么说的。


袁成龙:其实,我们逐步地在弱化线下的风控,线下其实更多的是在贷前核实、贷前服务以及在贷后催收上面。贷前核实是什么呢?核实你的身份,核实很多资料的真伪。这个服务对你有一些面对面的借贷,这种线下的方式,向上是能够有效地提供借款人,去申请借款人的门槛跟成本的。


它谈不上是一个很高级的风控,但是它让你的申请有一定的门槛。因为线下你到我的服务点去,去的人就是大概要去借钱的人。


然后线上风控,我们叫反欺诈,是一种量化模型,根据数据计算和标签分析,判定你处于什么级别,线上这一块正在占据越来越大的比重。


06 | “金融”-“科技”思辩


一点财经:如何看待金融与科技之间的关系?


袁成龙:无论用多少技术,无论使用多少科技手段,金融还是金融,它的本质不会发生改变。但是金融会让效率大大提升,会让你的边界更加广泛,它能够极大提升你的广度和深度,这是科技的作用、科技的力量。可以肯定,没有互联网的发展就不会有现在的互联网金融,没有大数据的发展,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的线上借贷。这些东西都是因为技术的发展而发展起来的。


一点财经:向上金服在科技这块应用都有哪些?


袁成龙:我们技术的团队在向上的占比超过一半,还是挺高的。


一点财经:对,挺高。


袁成龙:所以我们一直都是比较强调技术对这个行业业务的促进,如何去提高效率,如何去降低成本的。


一点财经:业务应用层面有没有一些比较明显体现出来的?


袁成龙:比如我们的智能客服、智能催收等等,这些都是我们智能团队孵化出来的,包括我们的云平台和很多评估体系,我们都建立了自己的业务模型。还有我们通过建立用户的全新标签库,更了解我们的客户。基于这些方式,我们能够做更加精准和精细化的运营。很多动作相当于在用户层面,你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一点财经:未来会一直加大这块的比重吗?


袁成龙:当然了。这个是能够去提升我们业务效率和效果的最有效的方式。


一点财经:你在博鳌论坛的时候说过一句话,科技让金融没有边际,但是做金融必须要有底线,金融底线,你指的是什么?


袁成龙:这个底线是,珍视别人的财富要超过珍视自己的财富。如果从人性的角度而言,肯定是优先考虑自己的利益,但在金融行业是相反的。


我非常不认同所谓的一将功成万骨枯,踩在别人枯骨上去成就自己的霸业。所以做金融底线,我觉得它应该比一般的更加严格,这个严格我很难一句话去描述它,但是至少我觉得,你应该把客户的利益看得比你自己的利益更重。


07 | 非常之道,只是永远恪守正道


一点财经:在一个行业处于监管缺失的时候,实际上很容易诱发各种走捷径、弯道超车的行为,我们也看到很多企业借此快速做大,有纠结过吗?


袁成龙:没有,我当时没有一点纠结,但是会有压力,压力来自于我的同事。因为大家都会羡慕,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他们通过什么方式扶摇直上,我们为什么要这么慢慢的。我觉得大家的想法肯定也没有错,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说,我更多看的是这个现象背后隐藏的风险,因为有些风险是能承受,有些风险是不能承受的。


一点财经:支撑你抵制住诱惑的最大动因是什么?


袁成龙:危机感。因为金融是一个有风险的行业,我们希望跑完整个全程的马拉松,我们不希望在前面一百米、二百米就溺水了。第二个,我们对于客户,对于出借人的财富安全的担心,可能比担心自己的财富安全还要更多,因为那是你从事这个业务最关键的东西。


一点财经:也可以说这是一个创业者、企业家应该有的道德心、责任心和风险意识


袁成龙:有一些人会拿着别人的钱去做高风险的行为,一旦成了,自己获得高额利润,一旦败了,亏的是别人的钱。有些人甚至还在这方面肆无忌惮,这些例子其实挺常见的。高杠杆,在资本市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很少拿着自己的钱,都是通过杠杆来做的。通过杠杆来做,一旦你判断失败,亏损的都是别人的钱。


很多人就会觉得,那亏的是别人的钱,顶多我从一无所有到继续一无所有,一旦做成了,我就变成风口浪尖儿,亿万富豪。对于我们来说,这种想法一直都没有。没有杠杆,我们不直接拿别人的钱,我们只做撮合,其实上,我们的一举一动关系到好多家庭的未来,所以你的底线要比一般人要更高一些。


当你想清楚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们慢慢发展也挺好。这是一场马拉松比赛,你非要像蹦极一样,上上下下都把自己颠散了。


一点财经:市场扩张,追求市场份额没有意义?


袁成龙:金融是一个天然分散的行业。我举个简单例子,中国现在P2P现在存量可能没有这么高了,之前是一万亿的存量。这个行业肯定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出借人。所以你就看,即便做八百亿借贷中介的业务,其实你再想做大,是有能力天花板的,再做大的话,管理跟不上,各方面都不行。而且对于八百亿来说,每年就挣两三个点,那都是一二十亿的利润,在中国上市公司一年它的利润超过一个亿以上的,去找找没有几家。所以你还图什么?


金融这个行业,它不是一家通吃的行业,它天然是一个分散的行业。所以盲目地市场扩张,盲目地追求市场份额一点意义都没有。


一点财经:向上的使命和价值观是什么?


袁成龙:我们只希望能够为中国的普惠金融,不管你借钱也好,还是小的投资增值保值也好,我们能够去发挥一些自己的能力,我们从来没有想说在这个行业里面做到最大的,或者说要做到通吃的,做到垄断的,我们认为我们做不到,我想也没有任何一家能够做到。


我们只想说,在这里面共同去服务更多的人群就好了,这个更多可能是五十万,可能是五百万,可能是一千万,我们不去追求这个数字,但是在能力的范围内覆盖到更多的人群。让他们能享受到,在这个过程中所提供的相对比较稳健的服务。


一点财经:向上的企业文化是什么样的?


袁成龙:我们内部提倡的是简单、积极与梦想。简单地沟通,透明地沟通,坦诚地沟通,不论是公司的内部,还是我们的客户,都让他们看到我们最真实的一面;积极就是在面临任何困难和坎坷时,我们要积极地解决它,抱着自己的态度。梦想就是我们说的,保持长远的梦想,我们关注的是更长期的价值,短期的眼前利益。


一点财经:员工认同吗?


袁成龙:整体来说我觉得,我们过去几年的发展,大概是秉持着这么一个基本的基因吧,但它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因为我们会有不断的新人,新鲜血液的加入,也会有老的同伴离开,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断地强化我们的使命和价值观。不断地让大家清楚,我们究竟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去达成我们的使命。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去平衡好公司的使命与个人价值之间的有效衔接,所以我觉得不认同的人迟早会离开,认同的人会越来越认同,这是一个过程。


08 | 初心与坚持


一点财经:当初为什么选择互金领域创业?


袁成龙:一方面是银行效率真的太低了,另一方面是我觉得有管制的地方就会有机会,有市场空白的地方就会有理财跟价值的地方,金融只不过是众多受管制最严格的行业之一。所以我接触到P2P这种方式的时候发现,它对于推动中国普惠金融是有很大作用的。我从12年之前就开始了,也算是有一些经验了。


一点财经:相当于行业的拓荒者


袁成龙:基本算是。市场开拓好了,银行金融机构也进来了。


一点财经:算是给他们铺路了


袁成龙:对,大路他们走,我们走小路。


一点财经:有创业者说后悔进入P2P领域,遇到困境的时候你有动摇过吗?


袁成龙:为什么要去后悔呢?我觉得很正常,你选择任何一条路它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你如果真的遇到一帆风顺了,你估计也会后悔。你不会说因为遇到困难后悔,你只会因为无所事事而后悔,因为任何路都是有弯弯曲曲的,上坡下坡的,甚至没事上来还掉块石头下来的,没事还掉个泥石流什么的,这都很正常。


我觉得即使在这个行业遇到了很多困难,你面临这些困难的过程中,你解决它们的过程中的思考,都是你这段时间不可多得的经历。


一点财经:从长期来看P2P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袁成龙:我不想说它有什么核心竞争力。P2P公司讲的是一个中介平台,从业务本身来说,它是做了银行过去很多不敢做的业务,弥补了这个市场的短板。当你去弥补市场短板的时候,你不太需要核心竞争力也能做。


从P2P公司内部来说,几千家公司里你有什么核心竞争力?老实说,同质性还是挺严重的。其实任何一个行业发展的早期阶段都会这样,因为一个行业从头开始,市场需求很巨大的时候一定会吸引大量的人进来,就像弹簧一样,长期压抑之后刚一松开,爆发力会完全释放出来。


但是你会发现,这个过程是不持续的,可能还会收回来,最终收到正常状态。所以在整个行业内部,我觉得现在完全没有到拼核心竞争力的时候。


一点财经:没有竞争力,如何谈生存?


袁成龙:我们不用这么比,因为银行和你的客户群完全是不冲突的。银行提供的是完全无风险的存款,你收益相对比较高,总会有一些能够承担风险的人想要去获取更高的收益,就是这么简单,你并不是非要去抢它的存款客户,那部分客户不是你的客户。


然后你要再说整个行业内部的公司,大家靠什么核心竞争力生存下去?那挺多了,比如长期的技术能力、运营能力、客户服务能力。因为借贷毕竟是金融,风控能力这些都是很关键的。


综合而言,我觉得在整个行业内部,还是拼耐力。我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为了让你更有耐力,让你能够更加长期地干下去。


一点财经:那对用户来说,为什么一定要选择你呢?


袁成龙:没有,投资人没有非得选向上,我们的投资人同时也是很多其他同行的投资人,我们大概统计过,一个投资人一般会投三四家,所以我们基本上在共享投资人。我们不需要共享借款人,投资人我们还是希望能共享的,我也不希望他把所有的资金投在一家。


一点财经:向上也没有说跟别家不一样


袁成龙:说起来应该算挺悲观的,我不认为我们做的跟别人有太多不一样的地方。


一点财经:你害怕竞争吗?


袁成龙:不害怕竞争,竞争是常态,害怕也没有用。


一点财经:如果对这个行业提一些建议的话,你会说什么?


袁成龙:我觉得还是回归初心,我们当初开展这项业务的时候是为了什么。在整个行业最艰难的时候,为客户的长期利益多做一些工作吧。当客户的诉求不能完全达到,出现一些冲突的时候,我们还是要为客户长期的利益而努力。


一点财经:今年向上的一个战略重点是什么?


袁成龙:活着。


一点财经:活下来,如何活更好?


袁成龙:肯定是剩者为王。不少公司年初制定的战略、计划,应该说现在都随着整个行业的浪潮,都已经完全被打乱了,不由得你制定自己的计划,你先看看整个大浪潮是个什么样子,再去调整自己的决策。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互联网金融行业是中国少有的,和世界同时起步、今天已经和美国并肩走在最前沿的行业。


在始于2007年的互联网金融崛起时代大潮中,身为一个财经媒体人是多么幸运,我们有机会见证浩浩荡荡、横无际涯的变化,也有机会透视转轨转型中的无数跌宕起伏、矛盾曲折与悲欢离合。


如袁成龙所说,金融是一场马拉松,前面的冲刺没那么重要,坚持到底才最关键。金融一定是容易挣钱的,但一定不能挣快钱。在这个行业里,耐力比爆发更重要,质量比数量更重要。


我们更需要知道的是,不是条条道路通罗马,而是条条大道通罗马。大道,正道,只要坚持,总能抵达初心和梦想之地,也许早一点,也许晚一点,但绝不会缺席。


来源:一点财经(yidiancaijing)

 


1.全球财经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全球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全球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全球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全球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Copyright © 2015-2018 qqcj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全球财经网 版权所有
1
新视角 东方新界 广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