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经网 > 国内财经 > 浏览文章

基岩资本:创新药或成2018资本市场新“风口”

互联网 / 作者:xsx / 2018-7-10 10:42:230

上周,13家最新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公司中,有8家是生物技术类公司。而港交所《上市规则》开始允许尚未盈利、无收入的生物科技发行人在作出额外披露及制定保障措施后在主板上市。在无营收公司申请上市方面,资本市场对生物科技行业情有独钟。

基岩资本副总裁杜坤表示,随着国内从财政到政策对创新药研发的倾斜,加上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大量海归人才的回归和跨国企业研发中心的人才培育,我国新药研发环境显著改善,资本市场的助力也成为创新药行业发展的引擎。

 

国内创新药行业的黄金时代已然到来

近年来,我国新药研发环境显著改善。一方面,国内创新药物研发领域的支持政策正处于密集发布期;另一方面,大量海归人员不断创业,在当前国家鼓励创新、为创新药审批开辟绿色通道等政策的推动下,创新药的研发和审评周期有望进一步缩短,从而有效延长产品的有效生命周期;此外,医保目录调整窗口开启,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的国产创新药成为地方医保的支付品种,患者支付水平的提升进一步推动了销售的放量增长,也在很大程度上鼓励了新药的研发。

0710.jpg 

基岩资本副总裁杜坤表示,国内创新药行业的黄金时代已然到来。未来,中国的创新药研发可以分以下四步走。首先从“仿制”转型为“创新”,即从研制“me-too”做起,如恒瑞医药的艾瑞昔布是“me-too”类药物;第二步是“me-better”,围绕原NCE结构基础上进行二次创新,虽然有结构上仿的特点,但更有创造其自身独特优势的地方,素有“国产易瑞沙”之称的浙江贝达药业的埃克替尼、抗肿瘤作用优于同类药物PTK787(诺华和德国先灵联合研发)的恒瑞医药的阿帕替尼都属于此类药物;第三步是“best-in-class”(BIC),是“me-better”里更强的一个,例如辉瑞的立普妥;第四步就是first-in-class”(FIC)药物,即全新化合物,同时靶点也是新的,此类药物研发风险极高,但成功者也是有不少,获得诺贝尔奖的青蒿素就属于此类。

从长期来看,全新创新(first-in-class)类创新药物的研发是我国从医药大国转变为医药强国的重要途径。我国创新的层次主要处于以仿制为主到仿创结合的阶段,对国内企业而言,结合当前国内临床需求,在国际新药产品基础上开发药效和安全性相似的药物(me-too),或更好的新药(me-better)是目前比较切实可行的创新路径,也是国内创新药研发的主流方向。

 

创新药获资本市场热捧

近半年来,全球资本市场的大变化之一,港交所最新修订的《上市规则》开始允许尚未盈利、无收入的生物科技发行人在作出额外披露及制定保障措施后在主板上市。在无营收公司申请上市方面,资本市场对生物科技行业情有独钟。

港交所总裁李小加解释称,这一变化是由生物科技公司的独有特点所决定的。一般来说,无营业收入的公司都处于高风险的早期发展阶段,投资者很难判断公司发展前景。而生物科技公司产品的研发、制造和上市过程都受到国家医药监管当局的严格监管,它们每一阶段的发展都有清晰明确的监管标准和尺度,这一特点使得生物科技公司可以在资本市场上提供清晰具体的披露,供投资者来判断投资风险。

随着国内从财政到政策对创新药研发的倾斜,加上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大量海归人才的回归和跨国企业研发中心的人才培育,我国新药研发环境显著改善,资本市场的助力也成为创新药行业发展的引擎。杜坤认为,大量一级市场的创新药项目被逐步引入二级市场,国内创新药逐步进入收获期,2018年有望见证创新药领域成为资本市场新的 “风口”。

 

VC/PE界普遍看好创新药市场

去年年底至今,以信达生物、再鼎医药为代表的近十家本土创新型新药研发公司先后宣布了大笔融资。而近期医药业并购市场,创新药及创新技术已成为产业资本重金追求的“新宠儿”,大型药企选择并购国内具有研发能力的小企业,避免研发风险的同时扩大自身产品线。

几乎在一夜之间,所有的股权投资公司都将医疗健康作为投资重点领域之一,又因为国内优良资产有限,导致很多项目在短时间内价格被极速推高,甚至已经达到有些高估的水平。比如仁会生物因为一个GLP-1的糖尿病治疗药物(效果和依从性比目前国际市场上的差),估值被抬高到64亿。再比如华大基因以不足4亿的净利润水平支撑其最高超过1000亿的市值。所有这些既反映出国内医疗股权投资市场的不理智,也说明了国内医疗行业的优良资产稀缺。

面对国内VC/PE界创新药市场普遍看好,泽璟制药董事长盛泽林提醒投资人,在生物制药领域,投资人一定要深刻理解,新药或制药工业是一个非常漫长、充满高风险的行业。所以要对行业进行理解,然后长期投资。只要守得住寂寞与风险,将来会有高额回报。而短线或盲目投资会导致除了自己失败以外,也会导致整个行业失败。一旦失败,会导致投资人对行业失去信心。美国有过教训,国内也有先例。希望生物投资方一定要认真、冷静学习和分析,对优秀企业,应进行长线投资。

杜坤表示,基岩资本目前也着重关注生物医药领域。在投资大方向上,投资机构应紧跟政府导向,积极投资政府认可的创新经济领域。此外,坚持“盈利才是根本”,在甄选项目时,选择有明显盈利预期的项目,拒绝企业盲目烧钱的行为。


1.全球财经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全球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全球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全球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全球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Copyright © 2015-2018 qqcj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全球财经网 版权所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