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经网 > 创投 > 浏览文章

百度不需要年轻人

搜狐科技 / 作者:未知 / 2018-7-12 10:48:590


吕骋会不会后悔当初接受了百度全资收购渡鸦科技的提议。

毕竟有一位曾参加过20158月渡鸦的一次线下活动的知乎网友曾透露在会上,吕骋对百度的观感并不是那么友好。

彼时的吕骋25岁,正是年轻气盛,指点江山,大胆张扬的年纪。他认为,百度根本没有创新,百度有个team,每天做的事就是抄谷歌,还说自己去找百度一个高级工程师谈,后者看了其App后很赞赏,说这么牛的东西你直接拿到楼上可以卖给李彦宏了。

戏剧性的是,两年后吕骋还真的把渡鸦科技全资卖给了百度,这个他眼中根本没有创新的公司,随后吕骋加盟百度,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向刚刚上任没多久的、李彦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硅谷请来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和CEO陆奇汇报。

那时的李彦宏,看重年轻人,还特别看重有想法的年轻人。2017年前后,百度不仅拿下了吕聘的渡鸦科技,同样也买下了李靖的“李叫兽”。百度这艘大船的部分未来,李彦宏觉得应该交给这些年轻人,这些跟他同样年少成名的人。

吕骋

只是事与愿违。李叫兽的广告创意部门未能破局,黯然离去,吕骋的渡鸦科技,同样没能承载百度在智能音箱的野心,逐步边缘化。吕骋本人,也于6月份离职。

这些年轻的创业者才能不足吗,或也未必,更多可能跟百度命理不合。

李叫兽在百度受挫,普遍认为是跟不适应百度文化有关,一个外来的毛头小子直接坐在了公司副总裁的位置上,还是在如此一个内部权力交错复杂的公司,搁谁也难说完美融入。大老板的赏识是一时的,互联网公司终究要靠成绩说话。

吕骋倒不说不适应,在被百度收购后,他仍然可以继续在侨福芳草地那充满艺术、充满文艺、设计感十足的办公室里,工作累了就打打喜爱的魔兽世界,或者享受一下按摩师的上门服务,而不用跟那些月薪5万活的像5千的程序员们,挤在位于西二旗的百度大厦。

渡鸦办公室

吕骋只是没能预判到,百度不需要渡鸦的文艺,也不怎么看重渡鸦的创新设计,那些西二旗的百度决策者喜欢数据和KPI,信仰唯快不破的互联网准则,他们需要的仅仅是一款智能音箱,能够短时间内快速拿下市场的智能音箱。

芳草地与西二旗终究气质不合。

进来

2016年夏季,吕骋创办的渡鸦科技已经两年,他正在考虑拉新一轮融资,以扩大业务。虽说曾经在某活动中私下diss过百度,但这不妨碍吕骋在融资时,也递上一份BP

也是赶上对的节点。当时的百度极力摆脱医疗广告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并希望在人工智能和硬件领域寻求新商机,以期能改善营收结构。

于是吕骋便见到了李彦宏,后者果然看中了渡鸦。据了解,马东敏也很是认可。当时的马东敏已经逐步回归百度,并接管了百度的战投。

20172月,百度与渡鸦科技达成收购协议。渡鸦科技放弃了早期的智能家居产品Raven H-1,开始开发最终被称为渡鸦H、搭载百度人工智能操作系统DuerOS的智能音箱产品。吕骋则被任命为人工智能硬件业务负责人,向陆奇汇报。

吕骋跟陆奇早就相识,两人很早便就人工智能方面进行有交流,这也使得吕骋在与百度决策层的沟通汇报,少了许多障碍。

看上去挺美的。外界也把此项收购,视为百度All-in AI”、“决战AI”的决心。

李彦宏也给予了吕骋充分的放权,还批给了渡鸦科技2亿元人民币的预算,给渡鸦试生产5-10万台渡鸦H智能音箱以资金扶持。

但好景不长。

百度迫切的需要拿到入口,一款能承载搜索、地图、音乐、视频等等各项服务的中枢,换句话说,百度对于智能音箱的愿景,只能是适用于大众的。

更何况竞争对手阿里、小米也同样在加紧步伐布局,留给百度的时间并不多。

吕骋则不以为然,芳草地呆惯了的他,是乔布斯的狂热粉丝。他坚持精雕细琢,例如使用彩色塑料而非喷漆,即使出现刮擦后产品依旧会保持原来的色彩,还希望在智能音箱顶部设计独立的LED触摸屏,可以用作遥控器等等。无论是从硬件设计,还是软件体验上,这都意味着大量的时间成本以及人力成本。

离去

百度要走量,吕骋则要走高端路线,分歧也就开始密集爆发,最后百度高管开始对渡鸦失去信心,当初的量产目标被压缩,并开始削减渡鸦的市场预算。

201711月,渡鸦H智能音箱终于面世,确实无论在设计层面、还是用料方面都足够优秀,也拿到极高的评价。价格却不够平民,是1699元。

1699元高价,尤其是竞品才百元的价位,已经注定了渡鸦H智能音箱在市场端的命运。

吕骋没能成为李彦宏所期望的破局者,等待其跟渡鸦科技的便是被边缘化。

不好听的,百度有人认为吕骋耽误了百度在人工智能硬件上的两年宝贵时间,宽容点的,则思考百度把如此重要的战略押宝在年轻人上是否合适?

2018年春节前陆奇召开了一次高层年度总结会说刚过去的一年有两个遗憾其中之一是渡鸦的收购太过草率很多收购以后怎么做的东西都没想清楚

再到今年3月百度与其战略投资的智能硬件公司小鱼在家,联合发布智能视频音箱——“小度在家”。后者被称之为,百度AI首款智能视频音箱。

显然吕聘的渡鸦已经成为过去时,剩下的也就是择日离去。

百度还是那个百度,李彦宏虽说希望用买下李靖、吕骋等年轻创业者,为百度带来新鲜血液,但最终还是尝试失败。

很难说究竟是哪方的问题。这条路走不通,李彦宏就换了方向,于是百度老人开始回归。

可是问题来了,百度在过去一两年引入的外来人到了今年就陆续退出,甚至包括陆奇,百度的改革求变还能成功吗?

要知道,百度的问题,终究是人的问题。


1.全球财经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全球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全球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全球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全球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 暂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 2015-2018 qqcj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全球财经网 版权所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