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财经网 > 创投 > 浏览文章

美团为何急于上市?

搜狐财经 / 作者:未知 / 2018-6-14 13:48:19

作者|魏晓 来源|蓝媒汇

美团即将赴港上市的消息传来,最高兴的可能是王兴父母。

市场上虽不乏有声音认为,王兴的多年创业经历带着传奇色彩,但实际上,这大概率是美团官方有意引导的美化之辞。毕竟王兴的校内网跟饭否,均都没能成功。前者以收购告终,后者也就维持着最低程度的运营,现在更像是王兴的自留地了。

能指望的也就美团了。从千团大战中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后,美团在生活服务领域确实是做成了。

一般来讲,做出了美团之后,王兴本不应该继续啃老的。但这人倒也有意思,手里握着美团略多于10%的个人股权,一点都没卖,接受美国科技网站The Information采访时还说,他不得不求助于父母来负担家庭开支。要知道,现在的王兴已经39岁了。

野心与私欲

40岁的男人,宁愿背负啃老这个难听的名声,也不卖股份,原因无外乎两点。

一,王兴野心太大,而美团估值未到期望。

互联网从业者每一个都讲着要改变世界的故事,未必可信,但大多都想成为BAT,像马云、马化腾一样成为领袖,呼风唤雨。王兴自也是如此。

用户眼中的美团是团购网站,王兴却非说自己要成为亚马逊,可美团的估值一直停留在300亿美元这个天花板,王兴很不满意,然后便有了美团四面出击,做酒旅、做打车、收购摩拜,强撑估值。

王兴的手中只有美团一张牌,这张牌再不吹大,王兴就没有了实现野心的机会。尤其是昔日的好基友程维、张一鸣,此前在江湖名望上不及王兴,创业时有事没事还总要找王兴请教,现在反倒各领风骚。即便业内以“TMD”统称,但美团此前300亿美元估值,不仅比不上其他两者,创业时间也要长很多。

二,王兴控制欲太强。

不卖任何股份,王兴要将美团的控制权牢牢抓在手中。但对于美团来说,有时候选择放手,未必是坏事。

业内都熟知,王兴与阿里的恩怨。

2011年百团大战时,阿里一笔投资,让美团领到活命钱。引入阿里出身的干嘉伟后,2012年,美团正式实现弯道超车。存活下来的美团,开始向往活得更好。

阿里投资美团,是有着其战略意图的,王兴视之为控制权斗争,不想做提线木偶。很快,美团引入新的投资方,制衡阿里的影响力。双方暗里施展拳脚。终于在2015年10月,美团与点评合并时,矛盾放到了桌面上。

相传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王兴收了腾讯大笔投资。为了把阿里踢出局,王兴一夜时间先改组董事会,再修改股东章程,随后再召开董事会。王兴玩的这场戏法,让阿里大为光火。由此,王兴站在阿里的对立面。这也导致美团不仅错失了一些机遇,更是新增了对手。阿里无论是扶持口碑,还是全资收购饿了么,都是要跟美团争市场。

创业者太过强硬,不是好事。且看OFO,正是因为戴威不愿放弃控制权,OFO本能够开始收割共享单车市场,成为移动互联网又一创业神话,现在倒好,自身都难保了。

对于美团来说,同样如此。

此外王兴跟股东阿里争夺控制权倒也罢了,临了还要说后者坏话,公开diss,这显然是有悖商业精神的。有个词叫“失道寡助”,一定程度上也能套在王兴身上。

急迫上市

由于王兴的野心与控制欲,美团以及美团的投资人都为其买单。要知道美团为强撑估值,很短时间内便先后踏入国内互联网领域三个最烧钱的战场:外卖、打车、共享单车,还要同时面对阿里和滴滴这两个对手,死亡概率被大大推高。

在业内,还从来没有一个公司可以在自己主营业务巨亏的情况下,靠模仿复制,通过烧钱的方式进入别人的领地,还能颠覆比自己更加强大、专注的公司。

据不完全统计,美团业务分布在餐饮、外卖、旅游民宿、到店综合、家政服务、出行、共享单车、泛娱乐、金融等9大领域,有盒马鲜生、饿了么、携程、滴滴出行、ofo、百度糯米等各领域的强劲对手,其中,4-5个领域时常开启烧钱大战或处在烧钱阶段,其他如到店综合、家政服务、泛娱乐和金融等领域,美团或处在追赶龙头的阶段,或竞争激烈,并无形成明显优势的业务。

The information的报道中也曾提及,美团在前期沟通中,力图说服投资者,随着业务拓展至中国经济的更多领域,该公司的营收将快速增长,并实现盈利。然而一些投资者担心,为了不顾一切地增加用户数量,美团在几乎现有业务领域都在付出极高的成本进行昂贵的战争。

后果也开始显现。

2018年,美团外卖量不涨了。

外卖量下降很快被敏感的商家捕捉。百度贴吧里,有商家质疑2018年外卖单量下滑明显,曝光量少了一倍。有美团骑手抱怨“2018年这日子没法过啊,一天下来没多少单子,平均下来30分钟一单,45块的,都快崩溃了”,他们还发现,美团外卖的基础单价也再降低、福利补贴归零。

有人说,美团资金链紧张,烧钱到了边境。

这是美团需要直面的事实。

业内曾给美团算了一笔账。根据2017年5月美团官方公布的30亿美元现金流储备,再加上新一轮40亿美元融资,美团的资金储备为70亿美元,但由于布局打车、收购摩拜、投资公司、烧钱做外卖等,到20184月,账上能用的也就只剩34亿美金,按照此前的烧钱补贴力度,也就勉勉强强能再撑一年。

不难判断,此种情况下美团的面前只剩上市一条路。更有投资者直言,美团现在是“融无可融”,必须上市。国内知名的投资方基本都投过美团,支撑着它的烧钱业务,但战线一拖再拖,时间越来越长。作为一个运营了8年的公司,烧了这么多钱,还没到垄断壁垒的行业地位,美团已经不再容易得到投资人的青睐。

有报道称,王兴曾接触软银寻求注资,没有成功。后来又有传闻称,美团有意从私募基金那里融资,不过美团否认了。

但可以确定的是,对于美团的各项业务来说,都对资金有着强烈的需求。王兴最担心的,自然是美团的资金链、现金流。

没有持续天量的资金进场,缺乏足够造血能力,且还继续疯狂烧钱扩张的美团,所面临的可能就是崩盘的危险。

互联网行业,不是没有先例。

根据业内透露的消息,美团最快将于本月正式向港交所提交IPO申请,据说估值是600亿美元,高于上一轮估值300亿美元。不过未得到证实。

但已有投资者担忧美团的估值过高,根据The Information报道,这是因为美团为了提高其在各个领域的市场份额,势必增加不少成本。

亦有声音认为,美团以烧钱换来的估值存在泡沫。从用户属性来看,无论是团购业务,还是外卖,抑或是美团酒店业务,打车业务等,都是对价格敏感的人员。一旦有更低的价格出现,用户便会逃离美团,不难看出,美团的用户价值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高。

只是不知王兴对美团上市时的估值是否满意,过去一年内,他一味蛮打硬冲,各种烧钱和得罪,自己落得个四面树敌,独立无援,付出了极高代价。更致命的是,王兴强撑的美团估值也因竞争对手的强大,存在故事讲不下去的可能。


1.全球财经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全球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全球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全球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全球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 暂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 2015-2018 qqcj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全球财经网 版权所有
    1